可燃冰开发

 


可燃冰资源储量丰富,其广泛分布于全球大洋海域,甲烷含量是天然气资源量的60倍,估算其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探明传统化石燃料碳总量的两倍。
中文名:
可燃冰开发
外文名:
Combustible ice development
全拼:
ke ran bing kai fa
学科:
海洋石油

 目录

千亿吨石油级别的宝藏

5月18日10时,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南海神狐海域的“蓝鲸一号”钻井平台上宣布:我国首次海域可燃冰试采成功,其资源储存量相当于千亿吨石油。
可燃冰燃烧值高,而且清洁。试采现场指挥部首席科学家、中国地质调查局“李四光学者”卢海龙说,每立方米的可燃冰天然气燃烧产生的能量是等量常规天然气的1.43倍,明显高于煤炭、石油,燃烧污染却又比煤、石油小,更加的清洁环保。
可燃冰资源储量丰富,其广泛分布于全球大洋海域,甲烷含量是天然气资源量的60倍,估算其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探明传统化石燃料碳总量的两倍。
全国可燃冰资源储存量相当于1000亿吨石油,其中有800亿吨在南海。勘探显示,神狐海域有11个矿体、面积128平方公里,资源储存量相当于1.5亿吨石油储量。
粗略估算,可燃冰可供我国使用一百年以上。我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超过60%,可燃冰对我国能源安全及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。

“中国方案”具有多重深远影响

从全球各国对可燃冰的开发历程看,美国、加拿大进行过陆上试采,但效果不佳。日本两次试采都已失败,全球范围内没有成熟经验可用。
试采成功将改变我们国家的能源结构,扭转多煤少气的局面。但可燃冰开采之难,被形容为“在豆腐上打铁、用金刚钻绣花”。
神狐海域可燃冰一是储层浅,地层承载力有限,要保证井柱稳定,又不能破坏储层,工程措施选择小,施工难度大。二是砂子细,含泥量大,导致渗透率低、产量下降。
在多年勘探和陆地研究的基础上,我国在全球率先建立了可燃冰“两期三型”成矿理论,指导圈定了找矿有利区,精准锁定了试开采目标;创立可燃冰“三相控制”开采理论,应用于试开采模拟和实施方案制定,确保了试采过程安全可控。
可燃冰不仅保障国家能源安全,还将为我国海洋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增长极,有助于我国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。
全球能源中的“中国方案”将有助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发展。低渗粉砂质储层水合物矿藏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广泛分布,很多国家对可燃冰有强烈需求。我们可以进行技术输出,解决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资源、能源问题,推动沿线的经济发展和融合。

何时用上可燃冰

以中国这次重大突破为标志,可燃冰开采已经达到了“技术上可行”阶段,但在实现“经济上可行”,即民用化、商业化的征程中还有一些障碍需要克服。主要是如何进一步降低开采和运输成本、降低对矿藏周边环境影响等。
在未来可燃冰开发过程中,要进一步确立可燃冰资源在我国能源战略中的地位,并汲取发达国家先进经验。还要对可燃冰开采可能诱发的气候、地质及生物影响进行深入研究,并深化基础研究,建立符合我国国土实际的理论模型,提升我国相关研究的国际地位。
未来可燃冰开发道路依旧漫长,根据卢海龙等人的判断,我国可燃冰要达到商业性开发的水平,还需要15年到20年的时间,也就是在2030年以后才行。当前的重点在于,如何保证足够的技术能力和基础数据研究,而这两者都需进一步加强。